第2097章 电视里的人
    “让我们来看看你答得对不对……”尽管早已经看过答案,但为了保留悬念,长相莫名喜感的中年人还是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卡片,“恭喜你,答对了!”

    “恭喜你,你可以得到我们送出的一份神秘大礼哦。”一旁的美少女也拍手道。

    有工作人员把一袋透明的圆球送上来,喜感中年人接过后问道:“能说下你理想的礼物是什么吗?”

    “这袋东西就是神秘大礼?”李学浩看了眼他手中的透明袋子问道,里面的圆球和乒乓球大小,不过外表是毛绒的。

    “不、礼物在圆球里面写着,你要抽取一个出来,打开圆球,里面写的什么就是送给你的神秘大礼。”喜感中年人解释道。

    “所以,神秘大礼是靠自己选择的?”李学浩看着装满了圆球的透明袋子,神识直接透入进去,圆球里的字体立刻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中。

    棒棒糖、巧克力、饮料、手持风扇、电视机、某烤肉店的招待券……囊括各种各样的东西,五花八门,不过基本都是不怎么值钱的物品,如果说这些是神秘大礼的话,那么其中电视机应该算是最值钱的。

    既然让自己抽取,那就不用客气了,虽然一台电视机不会让一个电视台肉痛,不过至少也会遗憾一下吧,准备的最终大奖这么快就被送出去了。

    把手伸入袋子里,李学浩找到那颗写有TV两个字母的圆球抽出来。

    美少女接过圆球,旋开盖子,看到里面的小纸片时,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似乎非常意外。

    不过她没有震惊太久,愣了一下后,把小纸片面相大家和摄像机:“是TV!”

    “恭喜你,得到了我们的神秘大奖。”喜感中年人也愣了一下,但很快鼓起手来,暗暗感慨少年人的运气之好。

    周围的人也是一阵惊讶和羡慕,一台电视机绝对能用“大奖”来形容,很多离开父母自己单住的年轻人都买不起电视。

    很快,工作人员就把电视机抬了过来,是一台液晶电视机,可能有60吋左右,加上外面的包装纸盒,都超过70吋了。

    普通人要一个人搬回去的话估计有些困难,李学浩自然轻松至极,不过他不会傻到搬回去。

    “真中君,可以发表一下你此时的心情感想吗?”喜感中年人以日语的方式称呼他,这份大奖当然不能就这么白白送出去,起码也要让这个电视节目也跟着一起获利。

    “多谢。”李学浩面对镜头,简单地发表了所谓的“感想”。

    “呃……没有其它的吗?”喜感中年人一愣,怎么就这么不配合呢,他想过的很多话都无法接上去了。

    “给你一个忠告算吗?”李学浩深深地看他一眼。

    “忠告?”喜感中年人又是一怔,他当了几十年的主持人,还没有遇到过如此让他难以应付的境况。

    “最近不要去喝酒,尤其是在人多的地方喝酒。”李学浩淡淡说了一句,根本不用仔细看他的面相,就能看出来他最近几天有血光之灾,还好,最多被人打得头破血流,轻伤而已。

    “为什么?”喜感中年人不明所以,“真中君可以把话说清楚点吗?”

    ……

    一间门口插着红旗以及一些佛教金轮标志的奇特咖啡馆,今天还没到营业的时间,咖啡馆里几个男女无聊地坐着看电视。

    一共是三女二男,三个女孩,都在二十多岁的年纪,其中一个,最为显眼,只用了一根发簪就简单地把一头如瀑布一样的黑发扎在一起,长相清丽的她浑身透露着一种神秘的美感。

    另两个虽然长相也不差,但穿着时尚,会打扮,也不失为美女,不过在清丽女孩的身边,区别明显,几乎是红花与绿叶的差距。

    两个男的,一个二十多岁,一个四十多岁,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拥有一张大众脸,一身休闲西装,很自认不凡的样子,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留着长发,扎了个小马尾甩在身后,看起来有些猥琐。

    此时电视屏幕里,两位主持人正在街上寻找目标,一个身材高大的帅气少年成为了幸运儿。

    清丽女孩原本只是随意看看,没有认真,偶尔还会把眼睛转向别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当那个帅气少年出现时,她就像中了定身法,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电视看。

    “秀景?”这个表情立刻被她身边的一个女孩看到了,打趣地说道,“原来是看到花美男了吗?”

    “什么花美男,只是长得高一点,皮肤白一点。”坐在另一边的那个自认不凡的年轻人不屑地说道。

    “为什么你不长高一点,皮肤不白一点呢?”说话的是另一个女孩,她的身材略微发福,似乎跟年轻人很不对付,语气里毫不留情。

    年轻人似乎有些怕他,被说得哑口无言。

    “哇,他居然抽中了一台TV,这运气也太好了!”微胖的女孩惊叹地叫道。

    “一台TV又不值多少钱……”自命不凡的年轻人言不由衷地说道。

    “不值多少钱就把上个月我借你的200万还给我。”微胖的女孩直接一个白眼过去。

    年轻人马上又退缩了,原来怕她是因为欠了她的钱,面对债主,自然强硬不起来。

    “哈,居然忠告MC李不要去喝酒,以为自己是什么,是武当吗?”自命不凡的年轻人就是对电视里所谓的花美男不爽,男人最重要的是内涵,没有内涵的男人就算生了一副好皮囊,那也不是真正的男人。

    “我见过这个小哥。”一旁始终没说过话的猥琐中年人忽然开口道,一下子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也包括了紧盯着电视屏幕的那个清丽女孩。

    “我记得他昨天来过我们这里……”

    “什么,他来过我们这里?”

    “为什么我没看到?这么帅的男孩还真是让姐姐我心动啊。”

    猥琐中年人回忆道:“他当时不是穿的这件衣服,但我可以肯定,就是他没错,我还赚了他5万元,哈哈……”说到最后,他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叔,你算一次命最多不是8000円吗?你这是欺骗顾客啊。”自命不凡的年轻人嚷嚷了起来,语气里不无嫉妒,旁边的几个女孩也一起盯着猥琐中年人。

    “欺骗顾客的事我可不会干,事实上,我都没有给他算命,是他主动给我的。”猥琐中年人得意地说道。

    “主动给你的?”大家更好奇了。

    “是的,他让我带他去二楼,然后就给了我5万元。”猥琐中年人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还是个有钱的富家少爷,啊啊啊,不行,我更喜欢了!”微胖女孩盯着电视屏幕叫得更大声了。

    “不要做梦了,行吗?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是没良心的……”

    “闭嘴!”没等年轻人说完,三个女孩就异口同声地打断他,也包括外表清丽对周围一切都看得很淡的清丽女孩。

    “秀景,你不会真看上那孩子了吧?”另一个身材较瘦的女孩一脸惊讶地说道,当然更多的是一种打趣。

    旁边几人也惊讶看着清丽女孩,因为都知道她平时是个冷淡的性子,但偏偏又是在场之中能力最高算命最准的武当。

    “我上楼了。”清丽女孩留下一句话,转身上楼去了,这更勾起了留下看电视的几人的好奇。

    ……

    “我看到OPPA了,我看到OPPA了,我看到OPPA了!”房间里,五岁的淑贞指着电视里大呼小叫。

    “我也看到了。”说话的是淑慧,只是她不像妹妹那么激动。

    “是,是,OPPA在电视里。”床上的桐山幸爱一脸欣慰又无奈地应道,其实她也在暗自感慨,浩二那孩子居然会出现在电视上。

    “OPPA中了一台电视机,运气真是好啊。”淑贞和淑慧都为电视里的OPPA高兴,可又有些遗憾,为什么OPPA都不来看她们呢。

    “OPPA是在景福宫附近吧,他应该早跟我们说的,要去景福宫游览的话,我可以当他的导游。”同样盯着电视的淑佳说道。

    “还是算了吧,你当导游?你知道景福宫为什么要取名叫‘景福’吗?”一旁的大姐淑珍毫不客气地打击她。

    “我知道,是什么醉什么酒,景福什么的……”淑佳结结巴巴想要复述出来,遗憾的是她没有那么强大的记忆力。

    “看吧,都听过一遍了还不知道,想去当导游,根本就没有资格。”淑珍在打击妹妹这一点上真的毫无顾忌,“是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

    “妈妈,姐姐又欺负我。”淑佳说不过这个天才姐姐,只能求助于妈妈。

    “好了,好了,下次记住就可以了。”桐山幸爱是两不相帮,而且也习惯了姐妹俩之间的小争吵。

    “妈妈。”盯电视看了一阵的淑珍忽然回头看着床上母亲。

    “嗯?”桐山幸爱应了一声。

    “你对表弟了解吗?”淑珍想起了昨晚的事,那真是太诡异了,她学校里的几个额跆拳道前辈,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的,互相打了起来,鼻青脸肿的,她到现在都记得。

    “为什么问起这个?”桐山幸爱疑惑地问道。

    “我只是有些好奇,妈妈,跟我们说一下这个表弟吧,我们此前好像都没有听说过他,为什么他姓的是真中,而不是福圆呢?”淑珍拉上了三个妹妹,后者三人也一脸感兴趣的样子。

    桐山幸爱整理了下措辞:“其实认真说起来,他不是你的表弟,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

    “什么?”淑珍和淑佳吃了一惊。

    “他不是我们的OPPA吗?”淑贞和淑慧眼泪汪汪的,都快哭出来了。

    “不,他当然是你们的OPPA,淑贞乖,他就是你们的OPPA哦,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他是你们表姐直美的未婚夫哦。”

    “什么,OPPA已经有婚约了?那我不是没希望了吗?”淑佳瞪大了眼睛,一脸遗憾和不敢置信的表情。

    淑贞和淑慧却化涕为笑,只要知道是她们的OPPA就可以了。

    “直美的恋人?”淑珍感觉最为复杂,竟然不是她的表弟,而是表妹的未婚夫,表妹夫吗?“我小时候见过直美一次,我记得她就比我小一岁吧?现在还是高三的学生。”

    “是的,淑珍,你都是大学生了,还没有交往过男友,看看直美……”桐山幸爱有些恨铁不成钢。

    “妈妈,你在暗示我可以早恋吗?你以前对这方面可是管得死死的,只要有男生给我送情书,你都会打电话到学校里。”淑珍一脸古怪的表情。

    “如果早恋的对象是像浩二那样的好孩子,我不会反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桐山幸爱马上补救道。

    好孩子?淑珍眼里更加怪异:“妈妈,你了解他吗?”

    桐山幸爱说道:“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好孩子,很有礼貌,还很照顾妹妹们。”

    “嗯,嗯。”房间里淑贞和淑慧连连点头,OPPA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淑佳也表示了肯定,OPPA对她也不错。

    “你们在说什么。”没有关拢的房门被推开,一头花白头发的朴夫人走了进来,她脸上挂着笑容,看起来没有那么严肃。

    “奶奶。”淑贞和淑慧几个姐妹都叫了起来。

    “乖。”朴夫人虽然很喜欢孙子,但是对孙女也不会苛待,尤其是可爱的孙女总会令她心底柔软下来。

    “幸爱,今天身体感觉怎么样?”和孙女逗趣过后,她走向了床边,看着儿媳问道。

    “已经好多了,妈妈。”桐山幸爱说道。

    “那就好。”朴夫人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摆放在房间一角的电视,“电视里摆在那里,会不会远了一点?看得清楚吗?”

    “不,那里刚刚好。”桐山幸爱连忙说道,说起来,她自己也觉得疑惑,原本婆婆要她远离电子产品的,却在昨天晚上搬了一台电视过来,说是让她打发时间的,免得那么无聊。

    “嗯。”朴夫人又点了下头,看到电视里出现的那个少年,目光就是一顿,“那不是……”

    “奶奶,那是OPPA。”淑贞在她脚边说道。

    “对,对,就是你们的OPPA。”朴夫人抱起她,回头看了看床上的儿媳,“幸爱,既然是亲戚,又是从那么远的地方来的,你可以邀请他来家里做客,不要失了礼数。”

    “好的,妈妈。”桐山幸爱连声应道。

    一旁的淑珍听得惊讶不已,这几乎不像是奶奶会说出来的话,她不是一向很不喜欢有什么亲戚上门来拜访的吗?现在居然主动邀请那个表妹夫来家里做客,这太不可思议了。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