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两天子之战(十)
    决死冲击的齐国贵族们悍勇无比,他们中的多数人和墨家也算是有了血海深仇。

    之前不断有消息传来,墨家开进胶东地区后便在胶东地区实行了土改,他们的封地被剥夺,父母妻女自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波及。

    加上当年齐墨战争后墨家在齐西南地区的所作所为,对于这些低阶贵族而言着实是暴政。

    以及泗上一直在进行文化建设,导致了大量的识字人口出现使之完全可以取代旧士人对基层的掌控,墨家对于这些低阶贵族也确实不怀好意。

    因为价值和需求,导致毫无妥协和统战的必要,动起手来也就凶狠的多。

    有些东西不能明说,但是政策的执行是有偏向性的。留下这些人既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又是旧文化诸侯国文化文字的继承者,想要大一统肯定是要将他们想办法都弄死的。

    楚国贵族的殷鉴不远,要么被抓去煤矿铁矿挖矿劳改,要么被流放到海外自生自灭。甄别、审查、强制迁徙、强制劳作……短短一年时间使得楚国已经完全没有了复国的可能。

    齐国的这些低阶贵族本身又是齐国反动变革政策下的受益者,鼓动之下的斗志还是很高的。

    带着如此死掉会不朽的精神追求,扎着紫色头巾的贵族武士们,高呼着为了齐国的口号,不避枪弹,奋勇向前。

    相距棱线五十步左右的时候,他们遭到了一波齐射。

    小丘顶部,墨家步兵连队中的连长或者连代表亦在齐射之后高呼着“为利天下、死不旋踵”的口号,用另一种概念上的精神不朽鼓舞着众人的士气,发动了反冲击。

    小小的山丘顶部,一方为了齐国为了君王也为了自己和不朽,另一方为了天下为了万民也为了自己和不朽,用着短矛、短剑、铅弹、铁雷厮杀在了一起。

    …………

    联军左翼,三柳社。

    右翼即将崩溃的消息刺激着天子诸侯的神经。

    田鞠知道己方已无胜算,他面不改色,泰然自若,并不觉得是因为自己的指挥失误导致了这一次失败。

    面对众人的目光,他本想解释几句,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一战本来赢的希望就很渺茫,阵线对抗之下逼着墨家将兵力全部展开、再调动主力到右翼发动反击,是唯一获胜的可能。

    死守是败、支援是败,本来就是死中求活的一战,任谁来指挥也不可能做的更好,胜是天幸,败是必然,天不助己,为之奈何?

    一瞬间,田鞠觉得,或许这天下真有天命一说,只是这天命如今在墨家手中。

    若不然,为何现在不忽然落下一道闪电击中在中军指挥的鞔之适?

    田鞠默然,诸侯众将却急躁不安,纷纷道:“右军即溃,难道还不调兵稳住右翼吗?”

    田鞠思索一阵,终于道:“事已不可为。我德薄能弱,罪责在我。”

    “如今墨家左军已破我右军,其中军预备队未动,精锐的武骑士尚未投入,若分兵去右,则中军突击如何应对?”

    “为今之计,只有击破三柳社侧后的骑兵和步兵……天子诸侯退入本国亦或是北入燕赵、西狩于秦,以待将来。”

    韩侯闻言怒道:“两军交战,战阵之上要始终如一。若逃,何不早逃?”

    田鞠并不愧疚,他自觉已经尽力,回道:“如何早逃?早逃的话,大军必亡。大军亡,则韩齐皆沦。”

    “本来便是必死之局,败是必然,胜由天幸。战前我亦多问,谁有破敌之计?然而却都没有,非是我刚愎自用,而是无可奈何。”

    “如今既已无胜算,只能逃亡。”

    韩侯深吸一口气,尽可能平静了一下心情,他也明白田鞠的话确实如此,战前确实无人提出更好的破敌办法,唯有田鞠以上下驷之说想要扭转战局。

    再往深了一想,以今日战场来看,就算是当初和阳夏的三万韩军会合,以解悬军今日表现出的战斗力,纵然会合也无非就是多坚持一日,早晚要败。

    这一败从当初韩国答应齐国出兵泗上、但实际上墨家主力却没有在莱芜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韩侯本来也没有和墨家在平原一对一野战的胆魄,只是明白齐国若灭韩必不能存的唇亡齿寒,所以这才拼死一搏。

    右军崩溃,意味着全军崩溃近在咫尺。

    可这时候要逃,一旦引发了溃军,那么谁也逃不走。

    韩侯道:“既如此,只能先稳住占据,收缩中军固守。侧后的墨家骑兵和步兵,需要击破。唯有如此,才能摆脱墨家的追击,尚可逃亡。”

    “只是鞔之适极善用兵,他见我们猛攻三柳社侧后的墨家骑步,定要知晓我军欲退,必要猛攻……”

    田鞠道:“也只有收缩兵力,在前面固守。万不可告诉军中欲逃亡之事,不然士气定要崩坏。”

    “侧后之骑步,非大举猛攻难以突破。大举猛攻,鞔之适必要知晓我军欲逃亡,这是瞒不住的。只有我们的盾在墨家的矛刺破之前,我们的矛刺破墨家的盾了。”

    天子诸侯们商量完,终于确定了大势已去准备逃亡的想法,这个消息暂时还在封锁之中,只有少数一些亲信贵族知晓。

    天子心想,田鞠所施展的军阵,也算是因祸得福。要是早早支援右军,这边就算是想逃都怕是难以撑到前线被突破。

    好在现在还有一支没有动用的预备队,还有五千骑兵,八百战车,以及一些精锐的武士,正可以组织起来,击溃侧后拦截的墨家骑步。

    墨家阵中,适正在与众人庆贺左翼的胜利,一个个都松了口气,纷纷道大势已定。

    在左翼进攻极为顺利的之前,适已经让右翼的三个旅的步兵配合骑兵切入三柳社侧后拦截了。

    既然左翼那边打出了出乎意料的胜利,这么快就让联军的侧翼崩盘,那么整个战术也就从原本的诱敌分两翼而击胸口,变为了自左而卷右了。

    小丘的争夺战还在继续,只要小丘被拿下,联军的中军要么被炮击崩溃,要么收缩兵力溃退到三柳社附近。

    一旦兵力收缩的过于厉害以至于无法展开,联军也就只能是被动挨打了。

    阵中的热气球上,观察兵透过战场上的硝烟,瞪大眼睛观察着联军阵地上的情况。

    联军那些尚未展开的连队的异动,引起了观察兵的警觉,他拍了一下身边负责记录的那个伙伴,递过去望远镜,指着远处道:“你看,他们动了。”

    身旁的伙伴看了几眼,连忙道:“你继续观察。”

    他将情况迅速地在纸上写了出来,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红色旗帜,然后将缀着铅块的纸张扔下去,下面的辅助兵立刻将纸张收起送到了指挥部里。

    递上去后,适扫了一眼,观察兵现在只能说敌军的预备队动了,却好不能判断敌军具体的动向,只是提前预警做个准备。

    适拿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下,现在也是难以决断。

    联军的选择至少有两个,要么是让预备队前出防守,让中军撤退收缩防线;要么就是准备要逃。

    至于说现在去支援右翼,那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适手中还有足够的预备队尚未展开进攻阵型,可以随时支援投入战斗。

    他倒是不怕敌军逃走,因为一旦要逃就是一场溃败,己方足够的骑兵会让溃败变为一场歼灭战,而非是击溃战。

    韩侯齐侯乃至于周天子,逃亡与否意义不大,周天子没有那么高的号召力,齐韩这一战之后野战部队尽失,齐韩之地顷刻可入。

    不多时,观察兵又递送来了第二份情报,适点点头,作出了判断。

    联军的预备队一部分向前展开,看样子是要防御,而另一部分则直接朝着侧后方向机动,这很明显是准备在前面顶住为后面打开通路逃走。

    此时侧面小丘的争夺还未结束,但是联军的右翼已经基本崩溃,中军还在死顶,后面的援军并未行进太远,而是以联军左翼为轴组织第二道防线。

    战前的打算是左翼猛攻迫使联军分兵,依靠武骑士和步兵纵队从中央突破将联军分割,哪曾想双方战斗力的差距太大,做佯攻的左翼进展太快,竟然又打成了两翼包抄的态势。

    现在联军右翼已崩,还有战斗力的预备队也就不过万余人,根本不可能再组织起来有效的反击。

    适便命令一直没有动的武骑士和一个师的预备队朝着三柳社侧面行进,以堵截包抄联军。

    二线配置的靠近左侧小丘方向的四个旅的预备队全力支援小丘方向,配合左翼快速拿下小丘,整合兵力自左翼包抄。

    中军则开始适当地收缩兵力,试探进攻,以炮击为主,将一线展开的一些部队撤回组织防御防止出现意外的中军反扑。

    虽然现在来看,联军已经不太可能组织起来一波反击了,但适还是小心谨慎地做了一些准备。

    三柳社侧后方。

    机动到此的三个旅四千多人的步兵已经靠近了一直在侧面的骑兵,他们的任务是配合骑兵作战,并不是为了防御,而是为了进攻。

    当左翼攻势顺利的时候,这三个旅已经开始行动,现在已经在三柳社侧后方向,距离己方的骑兵约有两里,距离本军侧翼约有一里半,某种意义上算是一支孤军。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