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两天子之战(三)
    传令兵抵达左翼后,传达的是一份在战略上很详尽的命令。

    “攻敌侧翼,若敌接招则需要将战线拉长兵力薄弱;若其不接招则会选择朝中心退却。”

    至于具体怎么部署,那是左翼主将们的事,适不可能下达让某个连往前推进几十步这样的命令。

    左翼主将很容易就理解的适的意思。

    适的意思是将进攻的重点放在敌军右翼的侧后,一旦侧后受到威胁,联军右翼要么选择防守侧后增加兵力;要么选择放弃右翼向中军方向撤退。

    若是增加兵力防守侧后,意味着原本是一条直线的阵线变得更长,兵力也就更加薄弱。若是朝中心退却,那么意味着整个联军主力的战线都缩短了,墨家可以更加从容地包抄,压缩联军的施展空间。

    所不同之处,在于前者的话,骑兵唱主角;后者的话,炮兵唱主角。

    本来墨家的左翼并没有完全展开为进攻阵型,两个旅一起,第一旅在前,第二旅分为两部在侧后,后面还有预备队和成连队的骑兵,这是做了一个防守反击的阵型展开。

    现在命令他们提前进攻,左翼主将便命令在前面的那些旅不动,在后面保持纵深阵型的旅从两侧出击,在前面整队。

    本来在第一线侧后的那些旅纷纷从横队展开的前面的旅的两侧向前行进,很快完成了整队。

    这一切,都在对面联军右翼主将的眼中,透过望远镜他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看着对面阵地上,墨家原本在后面的步兵用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完成了阵前整队,联军右军主将的脸上汗水涔涔。

    泗上的解悬军现在到底多能打,已经很多年没人知道了。

    虽然打到现在,齐军在分散的战场上已经丢了万余人,可大部分齐将以为墨家所依仗的就是铜炮数量和兵力优势。

    这一场阵前变阵整队,彻底击垮了联军右军主将心中的那一丝自我安慰。

    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完成后变前的队形重整,齐军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么快,而且恐怕要花至少三倍的时间。

    阵型齐整,丝毫不乱,能够做到在阵前变阵整队且速度极快的步兵,意味着战斗力,这一点齐国经过军事改革之后齐将有所了解。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联军右军主将心想,只怕要完。

    田鞠的构想,是认为墨家会把所有的主力都集中在左翼三柳社那边,认为右翼最起码能够保持一个僵局。

    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将兵力在右翼展开反击。

    现在看来,墨家的总兵力比联军多出了五成,使得即便右翼面对的不是墨家的主力,依旧有极大的压力。

    眼看着对面的骑兵已经动了起来,联军右军主将急忙让传令兵奔到中军,询问关键。

    右军只有八百骑兵,侧翼的安全根本不能保障。

    现在右军的选择不多,墨家一旦开始进攻,指望着八百骑兵击溃反击墨家左翼的三千骑兵根本不现实。

    炮兵的数量更是和对面差了数倍。

    那么,要么将原本就已经薄弱的步兵继续摊开加强侧翼;要么就得收缩防线,在兵力保持足够厚度的情况下缩短战线。

    他必须要问清楚,田鞠到底准备怎么应对墨家左翼的进攻?

    按说,照着田鞠所想,调动墨家,趁着三柳社混战的时候调动兵力去右翼反击,那么就必须要继续保持阵线的宽度。

    不然的话,若是右军收缩,阵型越发狭小,那么田鞠的设想就是空想了:狭窄的正面,再怎么调动,也不可能调出足够的时间差。

    可若是保持原本的阵线宽度,骑兵不足,这就又需要把兵力摊薄。

    加强侧翼,等同于延长了阵线,一旦墨家还有余力,在右军的正面突破了怎么办?

    那么薄的阵线,一旦突破,那就是右军的全面溃败,到时候还谈什么调动兵力集结于右翼反击?

    炮声轰鸣中,墨家左翼的骑兵已经开始朝着联军右翼的侧后移动。

    阵前重新整队的步兵,也开始向前推进。

    墨家这样做,也一样等同于将自己的阵线拉长。

    然而一则墨家有兵力优势;二则墨家的纯队步兵的横队更宽,本来同样数量的兵力在一线展开墨家军制下的正面就更宽。

    若不是墨家预留了大量的预备队成梯队配置,阵线还可以更宽。

    现在墨家主动拉长的阵线,对于墨家而言还有足够的兵力维持阵线的完整,可联军若是被动接招,就会让兵力不足的窘境更加明显。

    此时墨家左翼的军阵内,左翼主将盯着侧面的一座几十米高的小土丘,正在部署进攻计划。

    参谋部的人早早制定了各种预定的方案,侧面的那座在联军阵前的小土丘,是联军右翼的支撑点。

    联军右军的主将也算是知兵之人,因为墨家的炮兵优势,所以他将集结起来的部队集中在了小土丘的后面。

    这样一来,墨家优势的铜炮就没有办法有效地轰击联军右军的主力兵卒。

    但成也如此,败也如此。

    这座小土丘挡住了墨家的铜炮,但一旦这座小土丘被攻占,联军右军的支撑点被夺,把炮兵拉上去,步兵守住联军的反击,整个联军的右翼就会崩溃。

    很显然,对面联军主将的意图,是通过小丘来做支撑点,掩护其主力不被墨家的铜炮袭击,然后以小丘做诱饵,试图打成添油的争夺战,以弥补兵力上的劣势和对射的劣势。

    如果墨家左翼攻此小丘,那么在小丘反斜面的联军步兵就可以发动反冲击,利用混战长矛手的优势,驱赶墨家的步兵离开小丘。

    以此小丘为依托,联军向小丘右侧就是整个联军的最侧翼了。

    墨家左翼主将的进攻计划,是以前面的推测推断为基础的,所以他不可能遂了对面主将的意图。

    在他看来,自己这边的优势是炮兵和骑兵,对面联军只有八百骑兵,己方的骑兵可以轻易地将他们驱赶走。

    小丘固然重要,但是如果以小丘为主要进攻目标,很可能就会打的极为漫长,至少要反复争夺到正午才有可能拿下。

    拿下的话,可以说敌军的右翼就彻底崩了,但漫长的争夺不知道会出什么变数。

    本来左翼不是主力,可左翼的主将和各个旅的旅帅、师长们,却希望能够在这场很可能是与中原诸侯的决战中立下大功,再之后战功只怕是越来越少了。

    上面的命令是试探进攻,看看联军的应对,不管是联军选择增兵加固右翼、还是右翼崩溃联军退缩,这都是可以接受的结果。

    既是这样,左翼的众人自然是希望达成一场漂亮的侧翼击溃战,而不是不断进攻迫使联军分兵支援。

    所以,墨家左翼这边的进攻计划是佯攻小丘、以侧面的骑兵配合快速机动的炮兵和步兵,在侧翼发动决定性的进攻,而不是依靠小丘的地势取胜。

    以此计划为基础,墨家左翼的部署也就清晰明了。

    以三个旅的兵力,在小丘附近集结,佯攻小丘,假装要争夺小丘,如果能拿下最好,如果拿不下那么就在这里吸引联军右翼的注意力,威胁小丘的靠近中军的一侧。

    三千骑兵、所有的骑炮、部分旅属的快速机动的小炮,三个旅的步兵,则在小丘争夺战的时候机动到小丘靠近战场边缘的一侧。

    炮兵迅速展开后,骑兵冲击,步兵跟上撕开缺口,直接从侧翼击溃联军右翼主力。

    小丘就在那里,不会长腿跑了,所以只要人没了,小丘自然也就夺下了。

    一旦夺下小丘,炮兵立刻部署在小丘上,轰击联军中军,左翼兵力在侧面展开,将佯攻防守方向打成主攻,成为此战功勋之首。

    如此一来,整个左翼的兵力都几乎掏空了,只剩下少数的预备队。但一来热气球可以观察战场的局势,敌军调动可以提前知晓;二来一旦敌军大规模调动,中军和右翼兵力优势更大,到时候也算是完成了调动敌军的任务。

    至少是个完成任务、打的顺了则可能是做主力的右翼和中军要变成配合他们作战的大功。

    他们虽然不是主力,可面对侧面的联军,依旧有兵力优势。

    两刻钟后,小丘方向的战斗已经开始。

    小丘上此时还没有联军的步兵,但是小丘下准备第一波进攻的四个连队都知道,联军的步兵就藏在小丘的后面,一旦他们接近小丘顶部的时候,他们就会发动反击。

    在热气球的观察之下,联军战场的部署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两个旅配属的小炮都已经在小丘下展开,侧面已经开始了交战,后面配属于整个左翼的铜炮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轰击小丘。

    小丘上现在之所以没有人,那是因为最开始上面驻守的两个齐军连队在半个时辰的炮击内已经被铜炮彻底毁掉,现在联军不敢把兵力提前拉上小丘,那样会成为靶子。

    只有等待墨家步兵开始冲击小丘的时候,从反斜面结阵保持完整的阵型在小丘上混战,让墨家的炮兵无法发挥。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