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6章 电视节目
    有千叶小百合这个正妻的配合,李学浩要单独逛景福宫没有遭到一点阻碍,大家虽然好奇他为什么要一个人再逛一遍,却也没有闹着要和他一起,哪怕是最粘人的水桥香智子和泽井优子,都显得乖巧无比。

    只有李美溪很惊奇和意外,某人在群体之中的地位似乎很高,大家好像都要听他的,难道因为他是其中最为特殊的一个?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国王和他的妃子们出游一样。

    和众人分开,李学浩留在景福宫内。

    那个疑似地缚灵的女人或许是觉得冲不破光化门无形的阻隔,失落地反身回坤宁阁。

    一路上,她眉头紧锁,眉宇间更带着一丝丝悲戚。

    李学浩撑着雨伞,距离她不远不近,就好像一个真正的游客般游览景福宫。

    地缚灵女人不知是否没看到他,还是根本没有把他这个普通的人类放在心上,正沉浸于悲戚之中的她,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雨势渐渐小了,阴暗的天空也在逐渐恢复光明,太阳似乎又要出来了。

    “真的可以见到明成皇后的鬼魂吗?”

    “嗯,现在正在下雨,如果我们见到的话,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一男一女的对话,传进了李学浩的耳中,他回头看了一眼,那是一对少年少女,两人的年纪都在十六七岁左右,甚至都没有成年。

    也许他们也是听了那个美丽的传说,所以来碰碰运气,可年龄如此之小看起来连高中都没有毕业就那么急切地一起憧憬未来了,可见这是一对正处于热恋之中的小情侣。

    两人加快了脚步,超越了走在他们前面的李学浩,也从地缚灵女人的身体穿了过去。

    地缚灵女人的身体因为他们从中穿过,像照哈哈镜一样一下子被拉长了,虽然很快就恢复正常,却也将她从悲戚中惊醒。

    看了看前面正欢快飞奔的少年少女,她皱了皱眉,却没有因为他们的冒犯而做出什么伤人之举。

    这脾气还真是好得过分。

    李学浩在后面看得很清楚,身为恶灵,竟然连被人如此“践踏”都能无动于衷,这已经不能用“善良”来形容了。

    生前作为一个权势很大的女人,不说亲手杀过人,但死在她手上的人一定不少,所以人命对她来说,和草芥估计没有区别。

    但已经成为了恶灵的她,按理说应该更肆无忌惮,可却如此克制,要么她可能真是一个悲天悯人的圣人,要么就是因为被什么东西限制了,她不敢动手,一出手的话,可能有让她难以承受的后果。

    李学浩更倾向于后者,而她身上的那一丝灵气,也有了别的解读,很有可能,那才是最令她忌惮的东西。

    头顶上的天空越来越亮了,雨势小得几乎感觉不到,地缚灵女人察觉到这种变化,身体微微一颤,开始逐渐透明起来,她要走了——或者说躲起来更恰当一些。

    “闵妃。”在她身形即将消失之际,李学浩开口叫住了她。

    这声称呼,听得地缚灵女人身体又是一颤,原本趋于完全透明的身体一下子凝实了起来,迅速地转过身。

    附近有不少游客,但近在咫尺的,只有一个少年在,而他,正看着她。

    “是你在叫我?”她目光里满是惊讶,一百多年来,能看到她的人屈指可数,那些还是她主动现身的情况下,被动被看到,还是第一次。

    “嗯。”李学浩点了点头,走上前去。

    “为什么你能看到我?”地缚灵女人盯着他,眼里没有戒备和警惕,更多的是一种好奇和疑惑,“你是李昰应的后人?不对,你的身上,没有他那种特别的东西。”

    “李昰应?”李学浩一怔,这是个陌生的名字。

    “我的公公,兴宣大院君,他不是恨我入骨吗?要不是拜他所赐,我也不会受困于这里。”地缚灵女人恨声说道,话里带着深深的怨念。

    大院君?李学浩听说过这个名词,之前李美溪讲过闵妃的生平,是作为闵妃的反派存在的,估计就是这个兴宣大院君了,没想到是她的公公,也就是说,是她丈夫高宗的父亲?

    “你不是他的后人,却可以看到我……你是什么人?”地缚灵女人看着他,而此时天空上已经出现了阳光,乌云很快就要消散殆尽,她似乎非常忌惮快要照射到她身上的光芒,眉头一皱,不等他答话,整个人化为一股黑烟,钻入了地下里。

    李学浩没有出手阻拦,钻入地下的地缚灵女人很快就失去了踪迹,这点他并不意外,可能下面有一个可以屏蔽感知的阵法,加上从她身上存在的那股灵气看,当初布置这个聚阳阵的人,一定是位和他一样的修士。

    那位修士的实力不弱,要消灭她那样的恶灵轻而易举,但既然留她在这里,想必是有什么原因,李学浩也不会轻易去破坏那位同道中人特意的安排。

    事情看似有些虎头蛇尾,但他并没有失望,也没有强烈的好奇心要去弄清楚这其中的原因。

    从景福宫中出来,雨完全停了,李学浩把伞收起来。

    千叶小百合一行人已经去了别的景区,但不会离得太远,毕竟要等他,然后一起去吃最好吃的炸鸡。

    李学浩没有打电话询问千叶小百合她们的位置,有神识感知,可以轻易地找到她们。

    沿着一行人走过的地方,他一路追寻下去。

    迎面不远走来一大群人,当先是一男一女,男的是个中年人,四十多岁,身材瘦高,长相虽然普通,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喜感。

    女的非常年轻,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染着一头红发,一张小脸非常漂亮,尤其是在化了妆的前提下,更显五官精致得像芭比娃娃,尽管身材娇小,可能不到一米六,但非常匀称,曼妙有加。

    在两人身后周围,则是好几个扛着摄像机的人,他们在跟拍这奇怪的一男一女组合。除了扛摄像机的人外,还有指挥人员,以及保安等跟随人员。

    再远一点,则是围观的路人,男女老少不一而足,好奇又兴奋期待地看着。

    那对年龄像父女的组合,一边说笑一边走,时不时地还跟围观的路人打招呼,矜持又不失礼貌。

    李学浩只看了一眼便明白过来,这可能是在拍什么电视节目,还是街头取景那种。

    那对“父女”,应该是很出名的人,遇到的路人都会忍不住驻留观望,甚至取出手机拍摄。

    李学浩不认识他们,也就谈不上兴趣,见对方朝这边走过来,他稍微偏移了些角度,以免直接撞上他们。

    染着红发的美少女发现了他,眼睛微微一亮,推了推身边那位很有喜感的中年大叔,指着这边说了句什么。

    中年大叔看了这边一眼,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两人一起小跑着过来,跟拍的几台摄像机顿时追踪而来,也将远处驻足围观的人群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眼见对方冲自己来,李学浩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避开。

    “你好。”那对“父女”走到面前,又是弯腰又是问候,绝对让人反感不起来。

    “你们好。”李学浩也不失礼数地打了招呼,只是好几台摄像头一起对准他让他有些不适应。

    “请问可以聊几句吗?”那位长相喜感的中年人问道。

    “可以。”李学浩倒没有推辞,这种事是第一次,也让他有一种新奇的体验,如无意外,他此刻正在“参加”一档电视节目。

    “我们往这边站一点。”为了拍摄方便,中年人邀请他站好位置。

    李学浩配合了,等他站好,中年人才说道:“可以先介绍下你自己吗?”

    “真中浩二,高中生。”李学浩介绍了自己。

    “真中……啊,你是日本留学生吗?”中年人和美少女都是一愣,没想到随机找的还是个外国人。

    “不,我是从日本来旅游的。”李学浩摇了摇头。

    “不是留学生,只是来旅游的?”中年人吃了一惊,如果不是对方主动说起,根本不会认为他是个外国人,“你的韩语说得这么好,有专门学习过吗?”

    “嗯。”李学浩不置可否。

    “只有你一个人来旅游吗?你的父母家人呢?”问话的换成了另一边的美少女,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灵动无比。

    “我和同伴一起来的,她们去了别的地方。”李学浩心中已经有了些不耐烦,如果这档节目只是问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那么不参加也罢。

    “听上去你像被抛弃了呢。”美少女开玩笑地说了一句,引得周围附近的人哈哈大笑。

    “好了,玩笑就开到这里,现在开始,我们要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答对了,就能得到我们送出的一份神秘礼物,要试试看吗?”美少女笑着问道。

    “答错了有惩罚吗?”李学浩暗想,主菜终于要上场了。

    “不,不,答错了只是得不到我们的神秘礼物。”美少女连连摇头。

    “那试试看吧。”李学浩其实并不在意是否有惩罚,他只是随口一问。

    中年人拿过一张纸牌,看过之后问道:“这里是景福宫,你知道景福宫为什么要取‘景福’二字吗?”

    这个问题,对李学浩来说,完全是送分题:“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取自《诗经??大雅??既醉》。”他不止把诗念了出来,也说了出处。

    中年人和美少女都是一阵惊讶,这个日本少年,居然知道这么偏僻的知识,要知道,就算是在韩国,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

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将#改为@即可。